当前位置: 吕梁新闻网 >  农村老汉奸淫弱势家庭幼女 村民称不如找发廊妹 > 正文

农村老汉奸淫弱势家庭幼女 村民称不如找发廊妹

吕梁新闻网 来源:小作家 时间:2017-09-10 245条评论

六七十岁的老阿公、未满14岁的小学女童,很难想象这是一起强奸案的当事双方。前不久,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武宣县桐岭镇的两名老年男子被检察院提起公诉。他们涉嫌在过去1年多时间里,利用金钱诱惑等方式,对3名未成年女童多次实施奸淫。

这起离奇强奸案在令人感到震惊的同时,让人不禁追问:受害的乡村女童为何在长达1年的时间里,任由伤害发生?难道她们对自己遭受性侵犯的后果全然不知?在常人眼中德高望重的老阿公,怎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民风淳朴的村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老人,竟然干出了伤天害理的事

“我们是在下村走访时,听村民说起这件事的。”武宣县桐岭派出所所长谭东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今年5月31日,桐岭镇思律村的一个村民向警方反映了一个情况:他有两个读小学的侄女,最近好像跟村里几个老头子关系不太正常。以前她们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可近来忽然有了很多零花钱。

民警找到这几名小女孩时,刚开始她们感到很害怕,什么也不说。后来民警动员家属带孩子去医院做检查,结果令人震惊:还在上小学的孩子,竟然染上了性病。

在家人的劝说下,女孩终于道出了事实真相:原来,2009年以来,邻村71岁的“四叔”韦某以金钱为诱饵,多次将年仅12岁的小丹(化名)骗到自己房间、村边旧房及村后山诱奸。被“四叔”诱奸的,还有小伙伴小珍(化名)、小芸(化名),当时小珍14岁多,而小芸只有13岁。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涉嫌对这些女童实施性侵犯的,还有其他3名老人,他们的年龄分别为67岁、62岁和70岁。

目前,韦某和黄某已被武宣县检察院提起公诉,另外两人申请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3人被公安部门抓获后,村民们这才如梦初醒:这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老人,竟然干出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他们残害的都是弱智女孩子,家庭没有反抗能力

7月13日上午,在民警的带领下,记者探访了两名受害女童的家庭。

由于父母外出办事,只剩下小珍和弟弟妹妹在家。看到有人来访,小珍有些不知所措地愣在那儿。谈话中,记者得知,她目前仍在上学,因为放暑假了,所以在家照顾弟弟妹妹。提起被侵害的事件时,她低下头,脚在地上画着圈,变得沉默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干脆抛下旁人,转身迈入厨房,张罗起中饭来。

尽管外面太阳非常大,但小珍家的房子因为没有窗户,屋子里看上去黑乎乎的。几间简陋的房子,只有门口的一面墙是用红砖砌成,后面几面全是泥砖墙。走进屋内,一股粮食发酵的酸臭味扑鼻而来,地面上随处可见鸡鸭的粪便,十多只苍蝇嘤嘤嗡嗡,围着几个孩子飞来飞去。

记者正打算离开时,小珍的婶婶正巧过来串门,她介绍说:小珍家的经济条件在村里算是比较差的,而且小珍的智力发育也有些问题,今年15岁多了,还在读小学4年级。“那些老阿公太可恨了,他们残害的都是弱智女孩子,而且家庭都是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婶婶愤怒地说。

离小珍家不到100米远处,是另一名受害女童小芸的家。她的家境同样也十分贫穷,父亲前几年因为出了车祸,大腿里现在还打着钢板,不方便外出做工。母亲面部长了奇怪的肿瘤,很早就丧失了劳动能力。和小珍不同的是,见到陌生人来访,小芸并不十分畏惧。穿着粉红色碎花裙的她,一会儿好奇地打量着客人,一会儿光着脚丫在屋里蹦来蹦去。

当记者问起小芸的遭遇时,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她又天真地笑了。她似乎并不知道,性侵犯对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而言,后果有多么严重。

“你恨那些伤害你的老阿公吗?”“恨。”小芸想了想,低声回答道。

小芸的父亲已经64岁了,皱纹布满了脸庞。他是在警方调查后,才得知女儿被侵犯的。此前,小芸的姐姐曾有一次发现她手里的零花钱突然多了,小芸回答说是捡来的,家人也就没再过问。

“事情发生后,对家庭的影响大吗?”

“大啊,主要是经济方面,希望能要点钱来,给孩子治病。”回答这些问题时,老人没有表现得特别愤怒,反而给人一种逆来顺受的感觉。也许因为他家实在是太穷了,全家的收入全靠4分水田和3分旱地。除去成本,一年的净收入仅为300多元。

“您以前有没有教过孩子,怎么防范这类事情?”

“我自己都没读过几年书,根本没办法教育。”小芸的父亲无奈地说。

一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几个受害女童的家庭在村里都比较弱势,有的父母残疾或患病,有的是留守儿童,父母对孩子的管理不到位,是造成犯罪分子实施侵害的重要原因。

学校不教家长不管,小学生空白的性教育谁来填补

案件发生后,当地公安部门和教育部门迅速组织全镇小学校长召开会议,就如何加强管理和防范工作进行培训和探讨。而此前,桐岭派出所每年都会到学校上法制教育专题课,向小学生进行普法宣传。

“但毕竟法制课一年也就是一两次,说实在话,有时说过了,效果也不是很大。”桐岭派出所所长谭东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有些农村孩子,月经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师也不找她谈心,告知她如何处理。”

桐岭镇司律小学是受害女童就读的学校,校长蓝江已经执教20年了,但学生遭遇这样的事,他也是第一次遇上。平时,蓝江经常会在全校师生集会时给学生进行安全方面的教育,如告诉孩子在夏秋季节玉米长高时,尽量不要走偏僻的小路;女生要自爱自重,不要贪图别人的小恩小惠等。

据了解,目前农村小学普遍开设了安全教育方面的课程,还配有专门的教材,却没有性知识教育的要求。“包括他们家里的父母,也缺乏这方面的教育。可以说,小学期间,学生对性的认知是空白的。”蓝江说。

“有些高年级的孩子进入青春期后,生理出现了变化,你们怎么进行教育呢?”

“这种最头痛!”蓝江校长摸着脑袋,面色有些涨红地说,在农村,讲这种东西就会让人觉得不正经。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打算下学期由学校的少先队辅导员和教导主任两位女老师组织召开单独的女生会,给学生讲讲性方面的知识。

面对农村小学女童性教育缺失的现状,武宣县妇联副主席廖秋艳感到既痛心、又无奈。她表示,农村女孩的父母普遍文化素质较低,再加上这几年外出务工的青年增多,出现了大量的留守儿童。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武宣县现有7800多名留守儿童,分散在10个乡镇100多个行政村,这些孩子尤其缺乏生活技能和自我保护的意识。

“针对这些问题,这几年我们做了一些工作,但是还不够。”廖秋艳说,县妇联近年来引进了一个公益组织的“关顾项目”,面向小学4年级至初三学生进行教育培训,内容涉及自我保护、青春期知识等,“目前,这个项目在黄茆镇上额小学和东乡镇中学开展,要大面积覆盖到全县,可能比较难,因为工作量实在太大了。”

武宣县委老干部局局长韦武山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青少年性知识的教育要往前挪挪了,“现在青春期往前推,更年期向后移。过去普遍是14岁才进入青春期,现在很多人都提前到了10岁。原来到初中才开生理卫生课,现在那些发育期比较早的孩子,就会面临很多困惑。”他呼吁,不光是社会组织和公益机构来关注这一问题,教育部门更应该重视,并进行相应的课程改革。

没文化收入低,农村老人如何实现老有所乐

不论孩子如何无知,也不能成为犯罪分子把魔爪伸向她们的理由。那几个老老实实过了差不多一辈子的庄户人,怎么会在晚年做出这样的事呢?

7月13日下午,记者在武宣县看守所见到了70岁的犯罪嫌疑人黄某。眼前的他,跟那些在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的农民没有什么不同——黝黑的皮肤、清瘦的面庞,虽然年岁大了,但胳膊上还留有长期干农活练出的肌肉。

黄某操一口壮话,通过民警翻译,才能跟他交流。26年前,他的老婆因病过世,两个女儿也陆续出嫁了,这些年他一直过着独居生活。

据他介绍,村里丧偶的老人有二三十个。跟他们一样,因为没钱,也没人帮忙介绍,他一直没有再娶。

除了喝酒,黄某唯一的爱好,就是买些“狮公戏”(壮族的一种戏曲——记者注)的影碟在家里看。在壮乡,很多农村人都以唱山歌为乐,但五六年前,他就很少参与了。因为小时候就读了两年书,他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这种文化程度阻碍了他参加其他文娱活动。

“每年女儿就是过节的时候会回来看我,在家里很寂寞,就是等死,哪个时候死了也不知道。”黄某神情落寞地说。

交流中,黄某一再辩称,他理解的强奸罪,是要使用暴力强迫才算,但小女孩是自愿来的,他以为不是犯罪。

“可换成是你的外孙女,你会原谅对她做那种事的人吗?”

“如果发生在我外孙女头上,我也会伤心、生气,但现在后悔到死也没有用了。”老人激动地提高嗓门,“我现在就是想赎罪,挨马蜂戳到一次,就要留下3年的深刻教训。现在我错了这一次,后悔一辈子!”

据当地警方介绍,近年来老年人违法犯罪的比例逐渐升高,在打击卖淫嫖娼的行动中,曾抓获过不少年纪较大的老人。

“如何让农村老人老有所乐,我准备明年在县人代会上提出这个问题。”武宣县桐岭镇和律村村民委主任、村党总支部书记李维小的另一个身份是县人大代表,出事的这几个老人,有3人是司律村的,1人是新兴村的,而司律村为和律村所辖。

李维小介绍说,和律村有6000多人,老人占21.5%,其中60岁以上的有560人。为了满足老人的精神生活,村里还专门成立了老年人协会,开展诸如棋牌、书画等活动,但目前的会员只有72人。

“为什么那么多的老人都不愿意参加呢?”

“在农村,老人不来玩很正常的,没有文化他怎么出来玩,打麻将连字都不认得,也不能打呀。”李维小说,当地传统的娱乐方式就是唱山歌,但不是每个老人都爱唱,“娱乐也是需要文化的,农村没有文化怎么办?”

在采访过程中,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当地人道德观念的变化。在和村主任交流时,一旁有村民插话说:“妇女儿童的权益应当受保护,你有钱不应该在儿童身上找乐子,宁可上街去找发廊妹嘛。”

还有人议论道:他们怎么那么笨,去街上花几十元就可以找乐趣了,还去干这种要坐牢的事?

“事情如果发生在20年前,这些人连拜阿公(意为上祖坟)都没有份,肯定会被口水给淹死,但现在大家的态度似乎变了。”采访快结束时,李维小感叹道。

标签:山村借宿小女孩陪我 山村日小女生小说 山村小学校长的幸福

返回吕梁新闻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