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吕梁新闻网 >  美食 >  想起了南通的冷蒸 > 正文

想起了南通的冷蒸

吕梁新闻网-美食 来源:南通雄哥 时间:16-04-24 705条评论

暮春的晚霞中,一望无际的是油菜的金黄和麦田的绿。此时本应什么都不想,只管将视觉、嗅觉和无尽的想象都沉浸在这浓墨重彩的油画中。但看到那鼓起肚子、即将抽穗的麦秆时,冷蒸二字却将我的思绪拉到了刻骨铭心的岁月。

灾荒年月,青黄不接的春天是最难挨的日子。先嚼榆钱,再吃槐花,如不饿死,熬到小满,就吃冷蒸了。那是在麦子穗粒成形饱满,青而未黄时,就急着“捋”下来经过揉、碾、炒而成的,是青黄不接时的一种救命食物啊!

冷蒸确是我们儿时上佳的食品,嫩爽黏糯中透出一股清香,也有人叫“冷嫩、冷顿”的。可是,我以为还是叫冷蒸为好。这可是当年农村人食中珍品啊。清代诗人范捷有《咏冷蒸》诗:“双手揉麦仁,一缕复一缕;冷蒸勿复言,奉郎自尝取。”可见,冷蒸也是上得了台面的。

如今,冷蒸只有在极少数大饭店才被当做一种稀有的粗粮而端上餐桌的,但我品尝之后,还是觉得它没有幼时那出自农家磨口的冷蒸口味纯正绵香。这样稀有的美食珍品现在的年轻人会喜欢吗?麦子风味的美食冷蒸,从悠远绵长的记忆里跑出来,如同暮霭里母亲深情的呼唤……

标签:

返回吕梁新闻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